3268影視
 

 

銷售大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銷售大廳

原標題:美聯儲透露最新信號: 集體否決負利率、 利率調整條件再度“含糊其辭”

  在接連三次降息后,美聯儲對貨幣政策寬松終于按下了“暫停鍵”。

  11月21日,美聯儲公布10月份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在10月降息25個基點后,多數美聯儲委員認為當前美國利息被調整至適中狀態,已對經濟溫和增長、就業市場保持強勁、通脹接近2%對稱目標的經濟前景提供支撐。因此除非美國經濟前景出現實質性放緩跡象,美聯儲不會改變當前利率穩定政策。

  與此同時,美聯儲幾乎所有委員都否決了“負利率”,原因是他們認為負利率不是提振美國經濟的有效工具。

  這與當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呼吁美聯儲執行負利率形成鮮明的反差。

  “事實上,美聯儲內部之所以對負利率如此反感,一方面是鑒于負利率對歐洲日本等國家經濟造成了一系列負面沖擊,包括銀行信貸業務利潤大幅縮水引發惜貸現象日益嚴重,導致貨幣寬松政策效應無法有效傳遞到實體經濟;另一方面美聯儲內部一直認為避免經濟衰退不能僅僅依賴貨幣寬松政策,還需要積極財政政策配合!盉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分析師Boris Schlossberg向記者分析說。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承認,當前美國居高不下的債務規模正對積極財政政策落實構成巨大制約。他指出,今年年底美國聯邦債務水平將達到其GDP的78%,創下過去70多年以來最高值。但隨著美國預算赤字不斷增長,到2049年美國聯邦債務水平占GDP的比重將達到144%,嚴重的負債將抑制財政政策制定者在經濟衰退時支持經濟活動的意愿,而且其落實財政政策的能力也將受到限制。這也是此次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內部開始談論利用資產負債表工具設置長期國債利率上限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當前華爾街金融機構更擔心的是,美聯儲又拋棄了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針對美國經濟狀況到底發生哪些實質性放緩跡象才會引發降息,美聯儲選擇了含糊其辭。

  “如今我們擔心美股又會進入新一輪動蕩期,因為7月底美聯儲扣動降息扳機同時也曾拋棄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令金融機構無法判斷當時美聯儲降息是一次性,還是持續性,引發了美股美債劇烈波動!盬allachBeth Capital交易部門主管Mohit Bajaj向記者指出,因此他們這兩天正買入股指期貨加大針對美股持倉的套期保值與風險對沖。在他看來,在美國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消失階段,資產的安全性遠遠高于收益性。

  集體否決負利率

  “此次美聯儲會議紀要的最大看點,就是美聯儲官員集體否決了負利率!盉oris Schlossberg向記者直言。這也是美聯儲針對特朗普負利率主張所做出的最直接回應。

  在他看來,美聯儲內部之所以對否決負利率達成高度共識,主要是基于四大因素:

  一是負利率導致歐洲日本銀行機構信貸業務利潤大幅走低,引發當地銀行紛紛惜貸,無助于實體經濟發展與刺激經濟增長,反而令歐洲、日本央行只能不斷加碼負利率與QE政策,靠大水灌溉與擴大央行資產負債表“拉動”經濟增長,但這種做法對經濟增長的拉動效應正顯得越來越弱。

  二是負利率將導致海外資本對美國發債融資“說不”,令美國無法通過借新還舊維系日益龐大的政府債務規模,進而引發債務違約風險升高與金融市場劇烈動蕩。

  三是當前美國經濟基本面好于歐洲日本等負利率國家,因此不少美聯儲官員認為美國根本沒必要引入負利率。

  四是美聯儲官員認為避免經濟衰退不能只靠貨幣政策不斷寬松,還需要財政政策配合。

  “通過分析美聯儲會議紀要措辭,我們還發現美聯儲不但在當前經濟增長階段不會使用負利率,即便將來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周期,他們也不會輕易使用負利率,這無異于徹底對特朗普負利率主張說不!盉oris Schlossberg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一項“替代性方案”,美聯儲內部開始談論利用資產負債表工具設置長期國債利率上限。

  事實上,這種做法早已被日本央行采用。早在2016年9月,日本央行采取了QQE政策,一面通過繼續購買日本國債對國債收益率曲線進行控制,確保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限至0;一面承諾擴大貨幣投放,直至CPI超越2%的目標。

  Academy Securities策略分析師Peter Tchir坦言,美聯儲效仿日本央行用資產負債表工具設置長期國債利率上限,同樣能實現雙重目標——在不落實負利率政策的情況下,通過適度的貨幣寬松滿足美國政府對“降息”的訴求。

  不過,這種做法似乎在美聯儲內部同樣遭遇阻力。美聯儲10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部分聯儲官員不贊同通過持續購買國債控制長期國債收益率,原因是此舉不但會“干涉”財政部對國家債務管理,還會導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焖倥蛎,影響未來貨幣政策寬松操作空間。

  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

  為何再度“缺失”

  在對負利率的擔心大幅緩解同時,華爾街不少金融機構也意識到,隨著美聯儲再度放棄了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他們對未來貨幣政策變化動向與資產估值再度失去了“方向”。

  具體而言,美聯儲表示“除非美國經濟前景出現實質性放緩跡象,不會改變當前利率穩定政策”,但美國經濟狀況出現放緩跡象到底表現在哪些方面,美聯儲卻含糊其辭,令金融機構難以根據美聯儲所關注的重點經濟數據變化,提前判斷美國下一輪降息步伐何時來臨。

  在Peter Tchir看來,這背后,是美聯儲內部對未來美國經濟走勢存在著不小的分歧。

  在就業方面,盡管多數美聯儲官員認為當前失業率將延續至2022年,但近期美國一系列經濟數據顯示美國就業率未必樂觀。比如美國10月工業產出月率為-0.8%,較預期-0.4%低了不少,顯示美國制造業經濟惡化程度超過預期。此外美國農業部發布報告稱截至今年9月的過去12個月內,農產破產案例達到580件,同比增長24%,顯示美國農業經濟同樣面臨較大增長壓力。

  “在分歧不小的情況下,美聯儲只能對此選擇含糊其辭,等待未來經濟數據出爐,再根據這些經濟數據變化趨勢釋放更清晰的貨幣政策走向信號!盤eter Tchir認為。但這也引發華爾街大型金融機構對未來美國經濟發展前景的分歧迅速擴大。比如瑞士信貸高盛都認為美聯儲此前三次降息正給美國經濟增長注入新的動能,因此美股將成為最大受益者,在2020年保持上漲;摩根士丹利、花旗與瑞銀則認為貿易局勢不明朗、上市公司盈利前景下滑、企業新項目投資開支壓縮等因素將令美國經濟趨于減弱,令明年美股劇烈動蕩幾率上升。

  瑞銀股票策略師弗朗索瓦·特拉漢直言,過去數周以來,隨著標準普爾500指數飆升至創紀錄水平,做空新一輪波動率的押注正在增加,顯示投資者對美國經濟增長前景顯得過于樂觀。

  “因此我們決定反向投資,通過買入沽空美股的股指期貨對沖持倉風險!盡ohit Bajaj向記者直言。7月底美聯儲扣動降息扳機同時拋棄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令8月美股美債劇烈波動,如今美聯儲再度如法炮制,令基金內部擔心歷史又將“重演”,干脆早早做好風險防范。

 

 
新聞中心 | 市場導航 | 信息發布 | 銷售大廳 | 商家名錄 | 客服服務 |

瀟湘源國家水利風景區|

地址:中國.安徽省蚌埠市東海大道與工農路交叉處
CopyRight 20019 All Right Reserved AnHuiNanxiang Group.Deign by:光彩大市場歡迎您!
易股通配资